单行道。✨

恶/谠/的/美/学/。

MR.JOHNNY.ENGLISH。


对家滚。

1个小论文:梅林 in 冠位千里眼组

这个太棒

魔法☆梅莉:

扎心了……
差点看哭,真的……


Nozu:



梅林在冠位千里眼组里面的定位让我觉得有很多可以深想,关于这一方面我有一个小论文!以下都是非常感性的个人猜想,剧透有,粉丝滤镜和过度解读可能很重,介意的不要看,不要看。




以下都是非常感性的个人猜想,剧透有,粉丝滤镜和过度解读可能很重,介意的不要看,不要看。




以下都是非常感性的个人猜想,剧透有,粉丝滤镜和过度解读可能很重,介意的不要看,不要看。




(防止有朋友还看不到我就打三遍吧)












梅林是GC里面最年幼的一个,而且其实我觉得他也是GC里面最不成熟的一个(是Lily!x)。梅林给我一种他尚且拘泥于过去的阴影的感觉。他当初选择自己走进陷阱,把自己关进塔里,这就是一个象征,象征他在逃避。他就像是一个怯懦胆小的妖精,一有风吹草动就会躲起来,一有需要艰辛面对的事情他就选择了逃跑。但他依然是世界的观望者,依然心系这个世界(世界是他感兴趣的对象,是关乎己身的重要食粮),所以他也一刻没有停止观望,只不过依然在阿瓦隆里看着而已,包括第六章也是,要帮助人理延续的意志使他在背后捣鼓,必要的时候(第五章)才来个突然闪现(其实是放个卫星)。








但是,第七章里面,梅林已经走出了塔了,第一次是回应了闪闪的召唤,第二次也是真正走出塔的一次,就是小号玩脱了直接开大号来了(本体跑来乌鲁克)。我觉得这是最关键的一步,就是这个时候,他这一行动,可能意味着他终于有一点走出亚瑟的事情了,或是说,他对自己过去犯下的错并要自我惩罚沉溺于此的想法,终于有一点松动了,好像有点看开了。虽然其实可能,一开始回应召唤是想参与搞事x,后面发现事态收不住了不得不开了大号来,而且他表现得也一贯轻易,但是,我认为他开大号这一行为对他而言依然是存在着巨大的象征意义的……他终于走出了自我囚禁的塔,初步走出了封闭的自我,这样的感觉。这是一个重要的改变,也许只是被伪装成了轻易。








第七章有一个或许微小,但我认为是最为明显的一个异常点。就是当梅林听到闪闪死亡的消息时一反常态地发了火,这么一个事件。








第七章里面的闪是C闪,简单来讲我觉得这是一个看得很开的闪,通过梅林的转述,C闪对金古的态度是“这种事情也并非不可能”,然后梅林就对C闪的态度非常不解,如【P1】。我认为这里,在对待过去的态度方面就能体现出来C闪梅林的不同。很明显梅林这个时候还是不明白的,他非常不理解,为什么可以这么豁达,为什么能够对重要的过去和过去之人能体现出一个看上去这样轻描淡写的态度?








在听说闪闪的死讯之后梅林发了火,非常激动,见【P2】,一方面可能是梅林觉得C闪的离去会使战况不利的原因,但我认为这不应该让人失去惯有的冷静,尤其是梅林,毕竟罗曼和咕哒他们还能劝梅林冷静下来,所以这里我认为是,梅林似乎在“害怕”他辅佐的国王在他眼前死去,他产生了一种过度反应。之前亚瑟的事给他造成了影响(或者说是阴影和伤害),受到了刺激,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这样的事了。以前是他逃避了面对王的结局,怀抱自己的错误独自沉溺,而到了现在,他或许是想改观这一情况,想用努力来避免重蹈覆辙,想真实地去面对,去看到最后,但是却得知王在他不在的时候死去了,就仿佛是当初那种结局的另一种重现一般。因此他才非常动摇,仿佛是因为突然被刺激了心理阴影,而瞬间失去了正常该有的理性冷静的思考,一时变得过度反应了……








本来闪闪就是和梅林非常相似的同类(见【P3】第七章剧情;以及【P4】的同事评价对比,我认为这里反映的是同样作为GC,罗是一方,闪和梅是另一方,但两方秉持的观念和理性以及落脚点似乎有很大不同。第七章开头玛修梦境甚至让我觉得,可能反而是盖的理念和闪梅二人的有一些类似之处)。而C闪对应梅林,就仿佛是镜像,他们都已经走出过去或者说正确豁达直面过去了,微微不同的是一个是已经成熟的完美的C闪,而另一个则是刚刚起步的梅林……在第七章的合作相处中,我想梅林应该也从C闪身上学习到了很多东西。对于拥有无限生命的存在来说,改变是超乎想象的艰难和需要勇气的事情,无限的生命让他很强大,但也因此让他更脆弱……








我觉得梅林非常害怕“重蹈覆辙”的发生,跟油太聊到第七章【P5】剧情,油太说,他对安娜说的话就像对自己说的,害怕人类,因为害怕展示真实的自己就会被人类讨厌。梅林还是对人和非人的界限分得很开,直接讲就是他有深重的隔阂,他紧闭心扉,如果真正要感到其乐融融就应该是大胆和坦诚地的去融入人群,而梅林就好像是曾经这么尝试过,但仿佛是受到了伤害,如【P6】,于是从今以后他不仅自己知道不能这么做,而且还一定要去告诉其他同为非人类者不能那样做。他好像是在害怕一切重蹈覆辙,无论是劝安娜不要对人类敞开心扉,如同是不想看到第二个自己一般,还是他听说闪闪死讯后,因为以为又要看到第二次自己辅佐的国王因自己的不力而结局悲惨而动摇一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残缺的,不会爱别人也不会救别人,就算是在救,是在教导,但其实那个结果也不是拯救成功了,不是通往幸福,只是延续和加深同一种孤独而已。








如果梅林有因为这段旅程变得更成熟就好了,而他既然已经走出了塔,那我想这一定意味着他已经有了那么一点变化吧。虽然梅老师总被叫梅老师,被称为贤者和王的辅佐者,他也这样自居,但在自己的事情方面恐怕还是有相当不开窍的地方吧。C闪是独立强大自信闪耀的存在,也是和梅林站在同一眼界的人,是站在前方的领导者,是GC组中的大前辈,所以在这段乌鲁克旅程中,C闪的存在一定能在无形之中给看上去如浮萍无定根而实际上说不定却对自己的事情固执又拘泥的梅林带来一点改变吧。
















sawa太太画的梅林说“如果你们想要我是贤者,那我就成为贤者吧,如果你们想要我是恶魔,我就成为恶魔吧”,我也很认同这一点,这就很像《psycho-pass》里的槙岛说“在你们看来,我是否是无害的呢”。他们这一类人就像一团雾气,或者是镜子,或者是没有名字的怪物,是有一种他人强加于上的概念,其他人认为他们该是什么样的,于是在其他人的眼中他们就成为什么样子,他们是被索求的对象,寄托愿望的器皿,使他人自说自话地得到自我满足,就像是帕斯说“你有一切人又无任何人的脸庞”,是没有名字的怪物本身,可能成为招受人们厌恶的底端,但也更可能成为被人们所爱的顶峰,因为人们只看了自己想看的东西,所以能信仰和爱上自己想要信仰和爱的对象。








有人当槙岛是给予坏孩子玩具允许他们恶作剧的人,是同类,是应当具有神的意志具有成神的资格的人……但是槙岛只是“从过去开始,我就不擅长一个人的游戏”“我打从心底热爱人生这场游戏,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做一个玩家玩到底”,他不是想做孤独的神明,他只是想要和大家一起玩而已。








对梅林来说这种被迫强加的概念就更为深重……不这样就活不下去,不寄存于人类就活不下去,这是与生俱来的特性,所以要不得不学习如何混进人类,梅林在第七章说“被作为贤者传颂,是因为学到了这样的话大家就会接受我”,学会让大家接受自己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让人能想象很多东西……梅林要学习如何装作人类的样子,要学习模仿人类,要讨人类的欢心,要做一个没有名字的怪物获得让人看见自己想看的东西、因此而能够爱上和信赖的存在。因为他是“某种被人类视为敌人的高次元生命的幼年期”,所以他要让人类放下戒心,不让人类把他当做敌人,“我是装作人类样子的异种”……因为梅林完全无法感同身受所以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他或许是受尽了波折磕绊,不比槙岛可能存在的童年的孤独或者痛苦更不剧烈。








我猜梅林说自己“喜欢女孩子”等一类的主张,是在刻意模仿人类男性的表现,而他也确实成功给自己营造了一种气氛,似乎“任何人在他面前都能放松下来”,不过这里存在矛盾,例如,明明可以让大家放松,却还会给人一种“凡事都可以敷衍过去”或是“诈欺师形象”的感觉;还有明明说过无法认知人类的价值观,但还是说喜欢女孩子,之类的矛盾。我认为这些矛盾产生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一切是他伪装出来的表象,因为是伪装,所以用力过度了,就会产生矛盾,就会不自然。








梅给我一种他时刻在扑腾,或者说在暗地或明地里捣腾,强烈地想要推动或帮助事情发展的感觉,仿佛是因为天性爱玩,这是一种乐趣,而且因为这种乐趣能带来益处,就更有一种倾向去做。这给人感觉很不安定,他虽然是旁观者,却做了很多旁观以外的事情。








同样是GC,C闪给我的感觉更偏无为一些,看透但无为,或者说他的行为是更自信从容的,只在最值得出手的时候出手,可能是,因为他不存在天然的不安。此外,从第七章和终章可以看出,闪闪是反抗神明的人王,而所罗门是将神的能力归还给上天的人王。即使他们与众不同,又或者是生来失去了自由,但他们最终依然是凭借自己的清澈意志坚持到底了。








而梅林不一样。即使在如前文所说的,闪闪和梅林的理性与所罗门相比可能更为不柔软,但在意志是否清澈方面,包括怎样对待自己的过去或过去留至今日的遗迹,梅林或许是最迷茫困惑不成熟的那一个。矛盾似乎才是构成梅林本质的一种东西。第七章说梅林的千里眼是“看见现在”,M4说梅林是“梦想着未来”。这就是一种矛盾,未来于他而言是一种求而不得的美丽东西。其实人类也好,人类的未来也好,只要梅林是半人半梦魔,他其中一半的种族就决定他要疏离人类,而另一半种族造就的食性就会决定他不能完全疏离。因此我认为他对GC的想法可能是,想要趋近,却追求不得。他是个不成熟的半吊子,无论哪一半都是不完全,对人外来说他是不完全的,对人类来说他也是一个异种。








毕竟梅林的身上集中了无数复杂又矛盾的概念。精灵,梦,花,星,塔,常春,微风,明亮,未来,恶作剧,幻术,天真,赤子,合理性,无感情,无人心,昆虫,容易厌倦,敷衍,诈欺……这些彼此矛盾的名词同时存在,其意义都如同泡沫幻梦般给人易于流逝和消失的感觉。谎言与真实相互掺杂,迷雾和人工幻象是保护屏障,是心之障壁,于是使他这样的人在看似柔软美妙的同时也冷酷万分。








但梅林的基调依然是明亮的,他有一种玩性,如天真孩童般的玩性,这种玩性对着人类世界的兴趣向着一种明亮的方向,至少在人类看来是向着对人类有益处的方向,就像期待餐点的时候怀着的是相对美好健康的希望而不是凶残和不计后果的食欲一样。我认为这说不定正是他在经历过许多后最终学会或发现或确信,并最后选择了的一个方向,只有这样做,就会对哪一方都好,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世界,而对人类好也就意味着对自己好,这条路就是最善策了。












最后我要引用呜宝的一句话做结尾:








他真可爱,真迷人,你们快来看看他!






评论

热度(669)